内容详情
返回该版首页

母亲的年货

柳再义

阅读数:1006     本文字数:967

在城市准备年货,要到年底最后几天,上一趟大超市就解决了。但是在乡村要提早很长时间准备。冬天,农活也少。忙碌一年的人们,过年的时候要好好地聚一聚,吃一吃。

无非就是鸡鸭鱼肉,无非就是卤和腌。腊肉,干鱼,香肠,咸鸡,花糕,卤海带,炸肉圆……这些原材料都是从街上买的。我把钱寄回家,父母就动手忙起来了。

春节以后,老家打电话过来,说让邻村在南京读大学的人帮我们带菜。我说好的。母亲就把菜送到了那户人家。那个大学生说,学校在江宁,距离市区还比较远。让我去南京南站取。我刚好有事,就问弟弟是否愿意跑一趟,他也不去。

那就算了。我在电话里跟母亲说,拿回家自己吃吧,我们这里什么都不缺母亲说,可是我已经弄了啊!那就慢慢吃,反正也不会坏。

那时,家里没冰箱。这些菜就放在竹篮子里,挂在房梁上。一吃就是好几个月。我记得到插秧的时候,还可以割点腊肉下来,炒的白菜就香了。

我没有细想母亲背着这些菜一个人往回走是个什么心情。冬日寒冷,北风吹,有没有下雨我不知道。但是多年以后,我一想到她给儿子准备这些菜,心里应该是非常满足的,但我们不愿意跑火车站去拿,又让她的努力白费了。这是多么不应该呀!

我们是什么都不缺,父母买年货的钱还是我给的,但是,经过他们一番忙碌,意义就不一样了。吃几口吧,很好吃。不过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母亲做的菜了。这些菜,与其说是吃美味,不如说是吃回忆。这些占据我童年味蕾的菜啊,实际上就是我的过去。

以前,父母做了好吃的,他们在动筷子之前,会说不知道儿子在城里有没有得吃。现在,我偶尔从网上买了稀有水果,也不免感叹,要是父母跟在身边一起吃就好了。

2019年夏天,我父母来南京住了一个月。我买了很多菜,还有水果、酸奶、大肉包等。单位有点远,中午我在食堂就餐。嘱咐他们就像在自己家一样,随便吃。可是他们一天只吃两顿,我很愧疚,他们说在家也是吃两顿。哪个家?湖北呀。

他们说年纪大了,胃变小了。我剥了橘子让他们吃,母亲吃了两瓣,捂住腮帮子说,酸。父亲说想吃酸菜鱼,我就带他们上街,点了一大盆,老人看着决心很大,吃呢,也是一点点。

老小老小,也许就是一份馋劲吧。年轻的时候,日子太苦了,活得太将就了。那会,以勤俭节约为荣。怎么想不开呢?而时光不复倒流。

所谓亲情,不光是流相同的血液,而是要尽量地在一起,哪怕没有山珍海味。粗心大意的人啊,要等到什么时候,才明白这个道理呢?